我躁動的爬蟲腦袋:淺談情緒

 

(原載新加坡《品》雜誌中文版第35期/馬來西亞《品》雜誌第8期【provoke煽】輯,2016年4月號)

文:方傑

過得安逸就是危險,危險而且致命。

由存在摘取最大的成果及最大的享受是——危險地活著。

——尼采

李安執導的【綠巨人】 (Hulk)有一幕經典畫面。

男主角用手擦試佈滿蒸氣的鏡面,驚見鏡子裡顯現的不是他,而是綠巨人,綠巨人是他壓抑內心的暴烈情緒。

這時鏡頭突然轉到鏡子後面,綠巨人反客為主地觀看男主角。

鏡中的綠巨人比男主角大上一倍,他突然自鏡子中伸出手來,掐住男主角的脖子說:卑微的人類。

導演在短短幾秒鐘內,用影像精采地勾勒出當代心理學的人性觀點。

 

我們都有一顆動物腦

 當代的神經科學發現主導我們理性行為的那層薄薄大腦皮質,是演化的最後階段才發展出來的,然而在大腦皮層底下包覆著其他哺乳類、爬蟲類動物也有的大腦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邊緣系統負責處理動物的各種情緒。

 恐懼憤怒悲傷焦慮,或許都是一種動物自保的原始本能,動物會在恐懼時逃跑憤怒時攻擊、失去自由時悲傷、感覺不對勁時焦慮、交配期亢奮,這些情緒要我們對外在與內在的危險作出反應,在適當時機繁衍後代。

 李安將鏡頭自男主角的凝視轉向綠巨人的凝視暗示我們,情緒才是影響人類行為的主導者。

 你以為你比動物優越嗎?研究愛的科學家曾作過一個有趣的實驗,他們要受試者在幾件異性穿過的髒衣服中,挑出最可以忍受與最不能忍受的味道,結果發現,我們喜歡一個人的味道,其實是因為與他的基因互補。

當你不由自主地愛上一個人,也許是因為你的身心都告訴你,這人值得與他生養優質後代。

 每天打開報紙,明星、芸芸眾生的桃色新聞、暴力、情殺,都在提醒我們,在強烈的情緒面前,人類的理性往往毫無招架之力。

 嘴硬不承認的話,摸摸胸口自問,你是否也曾無法自拔地愛上某人,為愛而輾轉反側?你暗地裡花了多少力氣遺忘掉那個道德上不能愛的人?你又用了多少年才制伏那因失戀而起的憤恨悲傷?

 沒有情緒比較好?

 許多宗教要人與一切喚起情緒之物保持距離,但倘若有人宣稱他一輩子從未受情緒之苦,那也不表示這人值得我們稱羡,這也許意味著他過得很乏味。

理性是文明過程中,人類用以自絕於強烈情緒的另一種方式,但過度壓抑所付出的代價就是成為強迫症患者或其他心理疾病,有時要付出更大的代價。

我們也常會發現那些平時自詡理性的人,一旦被情緒沾染,陷入熱戀或被人激怒時,就突然性格大變。

情緒帶給我們痛苦、也帶給我們快樂,沒有情緒,生命平淡一如礦泉水。

以我自己為例,此刻我正在為本文是否可以在雜誌截稿前順利完成,而焦慮緊張著,寫一篇文章並不會為我帶來多少財富,何以我要為此犠牲我生活中原有的平靜呢?因為我的經驗告訴我,這些情緒也會激發出靈感,一旦跨越了,我就可以享受著思想結晶,被品雜誌美編編成美麗版面的滿足感。

壓抑不是辦法

自兩三千年前人類文明發展以來,情緒就被文明視為危險彈藥庫,智者們憂心放任情緒會導致人類的自我滅絕。許多智者都絞盡腦汁,想方設法找出調伏情緒之道,有人主張理性,有人倡導仁愛,有人以神的審判、戒律來威脅利誘。

然而在兩三千年後回望,世界依然充斥著暴戾之氣,只要一經煽風點火,情緒就一觸即發,馬上引爆。

自十九世紀末起,許多思想家開始質疑強調人性本善的文明帶來的負面影響,性善論有時會讓人恥於坦露自己,把負面情緒壓抑得更深。

心理學家佛洛伊德發現壓抑情緒往往是許多精神病症的原因,他認為文明人比野蠻人有著更多內心的衝突。一隻狗看另一隻狗不順眼,頂多互相叫駡互咬,他們很少會咬死另一方,然而人類卻常常殺人,原因往往是壓抑。

許多心理學案例也證明,抑積身體內的情緒有時會導致各種疾病、腫瘤。

他發明了一種治療心理病的方法,他將之戲稱為清掃煙囪療法,顧名思義,就是幫助文明人找到釋放情緒的方式。病人在心理醫師面前卸下心防,傾吐在文明中不被允許的想法,好釋放情緒,並釐清自己的困擾。然而在那個年代,精神分析引來許多衛道之士的攻詰。

古代的智慧

一直到一次大戰血流成河,西方人開始見識到文明人比原始人更殘暴的一面,積累的情緒一旦潰堤,會是如此的恐怖。

許多思想家開始關注古代人的智慧,人類學家發現,古代人比我們更重視理性與情感的平衡,一年到頭規規矩矩地生活並不健康,古希臘人會在酒神節那天透過飲酒,讓群眾陷入瘋狂,人們在儀式中唱歌跳舞以釋放抑積內心的情緒。我們至今還可以看見許多被視為不文明的傳統風俗,保留著這些儀式,比如說許多原始部落還保留了狂歡、豐年祭、酬神等儀式。

早在春秋時代,孔子就主張禮(理性)和樂(情感)的平衡,古代的中國士大夫要學習琴棋書畫(六藝)這才是比較合人性的生活方式。

反觀生活在工業時代的我們,生活除了在生產線上,釋放情緒的方式大概就是透過購物、消費、看電影、吃美食來抒壓,比起古代人,我們的生活反倒是病態的。

釋放不是放縱

佛洛伊德常遭衛道人士惡意說他是人性墮落的始作俑者,事實上他只是反對一昧地壓抑情緒,他主張尋找到適切的釋放情緒方式,比如說運動與藝術活動,他稱這種轉移情緒的方式為昇華

運動可以釋放我們動物性中的暴力傾向,將它轉化成活力。

而藝術、文學、音樂戲劇都是人類將混亂的情緒,昇華成細膩情感的生活結晶,藝術家常常是煸動情感的佼佼者他們以高超的技術梳理他們的情緒,讓各種情緒變得嫵媚動人起來。

我們透過藝術經歷了人類亙古的共同情感體驗這些體驗讓我們變得更悲憫遠比威嚇人下地獄的道德教條更撫慰人心。人類因愛而歡樂,失愛而感傷,因為死亡而思念,這些情感一點都不可恥,這些擾動著我們的情感,也豐富了我們的精神世界。

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非常推崇悲劇,他認為悲劇可以洗滌心靈,當我們隨著劇中人物的悲慘際遇而悲慟時其實也在釋放積內心的情緒。

想要免去情緒,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與一切會引起騷動之物隔絕。然而為了維持平靜生活,而犠牲掉生活中的各種體驗,真的值得嗎?

我們在運動競技時感到緊張,在旅行前夜忐忑無法入眠,皆因前面有著等待我們去克服的困難與驚喜。一旦克服了,這些情緒都會轉變成豐美的生命體驗。

寫到這裡,我接到邀稿後的焦慮感暫時解除了,我再次成功地將內心混亂的思緒梳理成這段文字。我知道我不會自此過著幸福平靜的日子下回品雜誌再邀稿時我的生活必定再度失衡,陷入混亂。然而我愛死了這種週而復始的情緒起伏

它讓我的生活充滿著熱情與能量。

 

 

 

方傑臉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chongkiath71

部落格:

http://classic-blog.udn.com/chongkiath

 

本文原載於新加坡《品》雜誌中文版:

https://www.facebook.com/pinprestige?fref=ts

 

http://pinprestige.com/

 

 

 

 

 

 

 

 

2 則迴響於《我躁動的爬蟲腦袋:淺談情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