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地圖二三事

 

  

       文 : 方 傑





「以前的製圖師到世界邊緣的時候,總寫下,越過此界有龍出現。」 電影【遠離非洲】






1.


  我最早擁有的地圖是一本世界地圖集,地圖總讓七歲的眼睛感到困惑,那裡的湖泊海洋與島嶼存在於二度空間的平面上,它和我手眼所觸的世界從未彼此交涉。


        國小老師強要我把小小的一張地圖看成是偌大的世界,但總沒有人向我解釋,我們是如何生活在這方吋之中?


        不知怎地,每次看著東南亞地圖,總有一股想吐的暈眩感。在幼小的眼睛看來,地圖更像是一幅超現實主義作品,上面漂浮著各種怪物,菲律賓像是個手執藤鞭的埃及艷后,婆羅洲是一隻痴胖的老狗,我總是想不透,他們為何會不合理的漂浮在空中?


       我第一次把地圖變成世界,是在國小三年級時,爸爸開著新買的二手車,帶著我們往一個叫新嘎布拉的地方,它住在懸掛半空的蜂巢底下,一直到很久之後,我還是無法想像它為何位於我家的右下方。


        猶記當時,我還未及細想何以地圖上小小的區塊,竟可以容下井然的街道和高樓,聖陶沙島上撲面的陽光和海風,早將小小的心靈吞沒,讓人忘了地圖這檔事了。


       現在想起來,那是抽象概念與感官世界的第一次交集。




2




地圖由點線面與精準的比例組成,在前往一個未知之地前,他引領你以上帝的全觀式看法,閱讀一座未知的城市,一個未知的世界,地圖中的那個世界,是全然冰冷,沒有血色的。為了自身的精確無誤,他總是和旅途中、出發前的激動,維持著一種疏離的關係,仿佛害怕無法掌握的騷動誤了預先的籌劃。


       地圖洩露了人類潛意識層面的意圖,長久以來,人類的世界都是按這個原則劃分的 可測量與不可測量。古時候的製圖師喜歡在地圖無法測量的邊界,安置迷惑旅人的海妖與火龍,在理性掌控不了的區域設下有龍出現的告示。畫地圖的人,強要把世界變成一個可測量的單位,用天賦的秩序感征服混亂所帶來的焦慮,好讓理性得到慰藉。


       把世界變成一張地圖,會讓人漸漸忘了,世界還沒變成地圖之前,原是襲人的花香,絆腳的荊棘,和交織著驚懼與喜悅的變數。古希臘文中,研究自然的物理學 ( physic ) 一字,原指 像一朵花持續的朝我們湧現 ,世界在他變成一張地圖後,笑容就凝固成一座蠟像。


        所以要讓地圖回到曾經的風華,變成一塊活生生的大地,我們就必須循著他所籌劃的路徑,親臨現場,用身體填滿地圖的空洞與冷漠,讓世界從皮膚表層的末梢神經滲入大腦皮層,變成我們的血肉。


        在我看來,擱置地圖以喚醒世界的靈魂,帶有一種哲學性的宣示,它意味著把遮蔽我們的預設之見、僵死立場擱置一旁,讓世界充盈身體與耳目,這種活動相當於英文字 DIS COVER,原意為去除 – - 遮蔽。

  它暗示我們,要看見世界,就必須去除遮蔽,直面生命裡的海妖與火龍。




(初稿 2008年8月)

































 

7 則迴響於《關於地圖二三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