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普羅米修斯】的神話學解讀 ( Prometheus 影評)

 

文:方傑

1.普羅米修斯



異形是我小時候用錄影帶播了又播,百看不膩的系列電影之一,異形電影在後來的幾十年中,漸漸的失去了新鮮感。多年以後,雷利史考特又重新執導他的異形系列電影,說實話,要不是因為普羅米修斯這位神話人物,喚起了我想一探導演葫蘆裡賣什麼藥的好奇心 ( 異形系列電影中要如何加入希臘神話原素? ),我是不會花兩百元進入電影院的。



希臘神話中的泰坦神普羅米修斯多次為了人類而反叛宙斯,最後遭致宙斯的處罰,將他鎖在高加索山峰上,宙斯讓秃鷹在白天啄食普羅米修斯的肝臟,然後到晚上肝臟又會重新長了出來,曾有心理學家指出,這神話其實是反叛權威者內心衝突的隱喻。千百年來,叛逆又具開創性的思想家、藝術家都經歷過這個神話人物的內心衝突。



神話中的普羅米修斯是奧林匹斯諸神集團的邊緣人,他是一個冷眼旁觀者,總是與宙斯唱反調,他無意取代宙斯,但又不願當個唯宙斯之命是從的順民。我們在人類身上也看見了普羅米修斯的反骨特質,這也是何以多少世代以來,許多知識份子都給予普羅米修斯極高評價的原因,那是反叛者身上隱藏著的基因。



心理學家發現,當孩子學會說時,正是他自我意識甦醒的開始,然而說卻會遭來父母的懲罰。人類的文明,也源自於人類不想只是當一隻順從羔羊的願望,人類透過不斷的超越他身上的生物性限制,而發展了自我意識。這種超越自身限制的想望,是僭越本份的。因不肯順從而遭致上帝處罰的神話,貫穿了閃族與印歐民族的神話,亞當與夏娃因為好奇心的驅使,吃了善惡智慧之樹的蘋果,而被驅逐出伊甸園。他們原可不去判斷,只當個伊甸園的順民就好,這種僭越與弒父的欲望卻也為人類帶來獲取自我意識的偉大發展。



人類因為僭越神而遭致處罰,也因僭越神而發展出其他生物所沒有的智慧。人與其他生物最大的不同處在於,人是可以作出選擇的,他在他的生物性之外,多了可以做決定的能力。一隻蜜蜂因為受到攻擊而感到暴怒,用牠的刺螫向敵人時,永遠無法經歷哈姆雷特「to be or not to be 」的內心衝突,然而人類可以,這種能力讓人得以超越其他的生物,因為這種能力,讓人得以選擇成為什麼樣的人。



這種能力是人類的優勢,但也會帶來前所未有的危險,因為它會讓人類產生自以為是神的錯覺,而忘了對生命和自然謙卑。













2. 電影中的弒父情結



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曾在德菲爾神殿中寫下一個警語:「認識你自己,勿趨極端」。這是非常深刻的希臘精神,我們在追求真相的過程,如何才算盡了人的本份,如何又是驕縱自大呢?人倘若不思考,人就與自然界的其他生物無異,辜負了這種優勢,然而人一思考,就極有可能因為不懂節制而逾越人的本份。



電影一開場,有一個外星人吃了一個不明的液體,然後跳到瀑布之中,接下來,我們看見基因在水中分解了,就我個人的淺見,導演藉此來暗喻這是人類的起源,生物起源於水的假說。 (關於生物起源這部份並非個人專業,本文將著重於電影中的神話寓意解讀)



下一幕出現了一群在山洞中的科學家,科學家無意間發現了人類的起源,科學家們其實就是現代普羅米修斯,他們無法接受簡單的宗教教條,他們渴望追根究底去探索人類起源,在宗教眼中,這就是僭越,造物主是不容質疑的,但要不是這種對本份的僭越,人類可能迄今還住在山洞中,各位也無法透過電腦螢幕閱讀這篇文章,但探索要到什麼程度才是不趨極端的呢?



我試圖透過電影來推敲導演與編劇想要向觀眾們傳達的想法。



這是一個充斥著僭越的故事,僭越必然遭致父親的懲罰,想要長生不老的老人想要改變人類必死的命運、暗中想要僭越人的機器人、想要追根究底,僭越造物主的科學家們,都在試圖逾越他們的本份,去突破他們的局限。



誠如佛洛依德的發現,在希臘神話中,這種關於弒父的故事情節無所不在,克洛諾斯用鐮刀閹割了他的父親天神烏洛諾斯;宙斯打敗克洛諾斯後將他鎖在坦特羅斯的深處;相較於天神們明目張膽的弒父,伊底帕斯的弒父意圖雖然含蓄許多,但也在無意間殺了父親,弒父一事成了宇宙間萬事萬物更新的必要法則,無論是神還是人都必須去遵循的鐵律。



從父親的角度來看,預防被取代最好的方式,就是像克洛諾斯那樣,吃掉兒子(所以電影裡面的外星人,見到人類後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毀掉人類)。從弒父者的角度來看,弒父是想要獲取自我意識者必經的痛苦過程,去看見父親的不完美並超越他,正是每個孩子超越父親的重要體悟。



反叛是必要的,人類的智慧來自反叛,而什麼樣的行為才是膽大妄為呢?在電影開場不久,導演則透過女主角關於死亡的夢境暗示我們,生命是必死的。電影中出資讓科學家們去探索人類起源的金主 ( 沙莉賽隆的父親 ),代表的就是妄想成為永恆的無知者,他試圖讓自己不朽,這也是現代科技為人類帶來的迷思,所以他必定遭致懲罰。導演在此點出了求知欲與僭越神的區別,求知者的目的在於自我認識,而僭越者則妄想自己是神,而試圖去掌控自然法則,這就是「認識自己,勿趨極端」的深刻意義。



3.造物者



電影向我們提出了另一個問題,這個造物主倘若不是一個慈愛的神呢?受到了日愈通俗化的基督教 (這並非原本的基督教精神 ) 與膚淺的New Age 的樂觀主義影響,許多人都已習慣的把造物者想像是一個慈愛的上帝。



從當代的精神分析觀點來看,那或許是嬰兒期天真幻想的延伸,人類自成長之後,經歷了幼兒時期天真幻想的幻滅,常常會感到孤獨,宗教的存在就在於為受傷的靈魂,設下一個讓他可以安心自處於黑暗宇宙的安全網,人類活在一個黑暗無邊的宇宙中常常會感到孤寂,想像出一個慈愛的神可以讓他們暫時回到幼時的子宮,重新找到勇敢活下去的勇氣,不再擔心受怕。



本人並不反對宗教,但宗教不應只是怯懦者的避難所,《創世紀》裡勇敢的雅各在黑暗中與上帝角力,這才是深刻的宗教精神。導演詰問這個兩千年來把造物主看成是慈愛者的基督教傳統,電影丟出一個讓信徒們感冒的問題:倘若這造物主在創造我們時,就像是我們創造機器人,並不是出於愛,要是沒有一個像父親那樣愛我們的神,那渺小的人類又該如何自處呢?這看似科幻片的異形電影丟出了一個嚴肅的哲學問題。



異形象徵殘酷的生物法則,物種與物種之間的優勝劣敗,在他身上你看不見愛,他不斷的寄生在各種母體身上,然後又毫不留情的吞噬孕育它的子宮,異形或許也是殘酷生命的具體象徵,而這極有可能就是外星生物的真實面貌。



或許異形的生存法則才是生命的真相,或許生命的一切都是偶然、無意義的,去看清這個真相是讓人痛苦的。這群科學家最終看見了人類的造物主,然而,他並沒有像天真的信徒想像的完美,他對我們更沒有一絲慈愛。有趣的是,女主角即使看到了不完美的造物主,還是無法滿足她渴求真相的好奇心。



電影在結束時依然充滿了謎團 ( 當然啦,即使解開了,那也是導演的構築的想像世界而已 ),但女主角拒絕讓機器人帶她回到地球,卻要去造物者來的地方,進一步找出人類起源的秘密,女主角寧可承受看見真相的痛苦,也不要安安穩穩的回到地球,當一隻健康的豬,或許這就是人類繼承自普羅米修斯的精神。



值得一提的事,女主角在電影結尾時,還是請機器人將十字架交還給她,十字架象徵了基督為人類犠牲的愛,機器人問女主角,經歷了這麼多,看見了醜陋的造物主後,你還相信這東西嗎?女主角毅然的要回十字架。



這段情節點出了一種超越傳統基督教的現代視點,我個人認為,這觀點是極有力量的,西方近代的價值崩解源自於那個曾經把我們放在宇宙中心的上帝,被近代的科學家給推翻了,那個用七天創造世界,用泥土創造亞當的上帝已經被地質學家、生物學家給殺死了,達爾文的進化論讓我們看見一個天地不仁的世界。導演試圖循尼采的腳步,為現代觀眾提出一個新的立足點:正因為生命是破碎的,生命是會消逝的,愛才更顯得彌足珍貴,無論愛出自於神還是人,他都是人類彌足珍貴的恩賜,我們不必透過想像的神來找到愛的合理性,這愛就在我們的身上



( 初稿2012 / 6 / 11轉貼請註明出處 )




 

10 則迴響於《電影【普羅米修斯】的神話學解讀 ( Prometheus 影評)

  1. 我非常喜歡這部電影。它帶出的意識經你解讀讓我有更深的思考空間,謝謝你。

    我很喜歡電影的慢節奏,彷彿是一種在太空浮淺漫遊的節奏。它讓我想起了2001: A Space Odyssey,同樣借太空探討人類的始與終,何去何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